????清晨,于秋便在赵七娘的工具箱里找到了一个细细的铁锥子,找了一块坚硬的桃木,用刨铁慢慢刨成后世的牙刷形状之后,开始用锥子在最上端的部位钻洞。

????可能是木头选的太硬的缘故,直钻的于秋双手发软,才在这根牙刷状的木头上打了九个小孔。

????一小撮剪十分整齐的野猪毛被于穿进了这些孔洞之中,用小木签打入孔洞,将那些猪毛塞严实之后,这就是一个勉强可以一用的牙刷了。

????用手感受了一下猪毛的软硬度,尽量的让前前后后任何地方没有突起可以刮伤人口腔的地方之后,于秋便拿头上的猪毛沾了很多细盐,开始了自己咸咸的口腔清洗工作。

????还别说,挺好用的,黄黄的牙结石被硬毛刷加盐粒一摩擦,全部从牙齿的表面或者缝隙里脱落,虽然咸的要命,但是口气从此清新了,有了盐的消毒作用,口腔里的细菌也少了许多。

????只是,他这样浪费盐的举动,让大家很是不解。

????“照着这种样式,给全村所有的人制作一柄牙刷,就是你今天的工作。”吐完嘴巴里的咸水,于秋向盯着他,以及他身边放着的盐罐子的李三娘道。

????“让所有人用精盐洗牙?”李三娘接过于秋手中的牙刷,前后看了看,有些不可思议的道。

????“有什么问题吗?”于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用毛巾擦了擦嘴,又捧水开始洗脸。

????“你,你知道精盐多贵吗?即便是在产盐的蜀中,每斗也价值数十贯,连富贵人家都未必吃的起,你,你,你居然用它洗洗牙就吐了,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原来你还去过蜀中啊~!”于秋的关注点,显然不在精盐的价格上,洗完脸之后,将毛巾拧干道。

????“我在跟你说盐的价值。”

????“我知道盐的价值啊!可是不能因为它贵,我就要对着一群满嘴黄牙,张嘴就有臭味的人过日子啊!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是需要追求更高的生活品质的。

????所以啊!你就老实的制作牙刷,以后,刷牙必将是村里每个人早上起床之后一定要做的事情,有条件的话,晚上睡觉前也得刷,我是你的雇主,我说了算。”

????于秋不给李三娘继续开口的机会,说完之后,就转身去了沈三娘那边,在早饭做好之前,他想试试这个双犁头犁的耕地效果。

????当然,他也没有看到自己离开了之后,李三娘用他刚用过的牙刷,学着他的样子,沾了精盐之后刷自己的牙齿的画面。

????双犁头犁耕地的阻力比单犁头大了一倍不止,这是因为相邻的泥土在同时被翻起的时候,会存在一些相互挤压的状况,左右拉绳使力还得协调一致,否则就容易让一边的人更加吃力,如果用三个人拉,就轻松平稳的多了,即便如此,才半个时辰左右,也把拉犁的三个壮汉累的气喘吁吁了,因为于秋太追求耕地的速度了。

????反正他这个扶犁的人很轻松,因为有两个犁头的犁根本不担心它会左右倒,只需要握着横杠式的犁柄,跟着前面拉犁的人走就好,由于是人在拉犁,他都不用使用鞭子驱赶。

????张喜儿几人赶着卖馒头的马车出发了没多久,天空就飘起了细细的小雨,春雨贵如油,在雨天翻耕出来的田地,吸收的水份会更充足,对于之后种植下去的作物会有很大的帮助,所以,吃完早饭之后,于秋也不打算在这样的天气进山了,喊了几个身体壮实的男雇工披上了蓑衣,便继续耕起了地。

????至于原先正在修建的豆腐作坊,也不得已停了工,所有妇女孩子和雇工们,都挤在窝棚里,聊着天,做一些轻松的活计。

????比如织渔网,编竹篓,甚至缝衣服或者活泥巴做陶器等,这些都是村里的妇女们原先就擅长的活计,一百多个成年人和好几十个孩子们一起做起来,出来的成品非常多。

????虽然扶犁的工作轻松的像散步,但是到了午后的时候,于秋的脚底板也快走出水泡了,双手和双腿都冻的有点麻木的感觉,往脑海的系统里面一看,他才发现,计算耕地数量的数值早就已经超过了十亩,但是,系统却并未显示任务完成。

????细细的将任务要求看了一遍,于秋才恍然大悟,系统第一个任务是耕种田地十亩,可不只是耕,还必须要把种子种到田地里去才行。

????不过,现在的气温还很低,并不适合种夏豆,所以,于秋打算多耕些田地出来,进行一轮深层的施肥,再开始播种,这样他不仅可以领取到系统的奖励加成,还能让田地的收成更好一些。

????倒是看到于秋冒雨在田地里耕了一上午地的李三娘,此时对他又有了一些新的认知。

????通常一个热衷于耕种的人,品性一般都不坏,虽然于秋的生活习惯和村子里的人们有些格格不入,让她有点看不清于秋的出身或本性,但此刻的她,在内心里却已经更加愿意用善意的目光来看待于秋了。

????“歇一会,喝点热菜汤吧!”又到了午后歇息吃东西的时刻,孙大娘带着村里几个负责帮忙烧火做饭的女孩子们熬了青菜汤和糜子粥,喊于秋道。

????长时间的体力劳动过后,任何寡淡的食物,都会变的美味,于秋尝了一口青菜汤,虽然香气很浓郁,但喝入口却没有什么味道,这是盐没放够的缘故,扣扣搜搜的毛病,全村的寡妇都有。

????于是他只好回屋拿了盐罐子,给汤锅里加了两大勺,又往正煮着糜子粥的锅里各放了两大勺盐之后才道,“以后煮饭菜,都要多放点盐,至少要有点咸味,这样大家吃了才有力气干活,至于盐的价值,大家不用担心,要不了多久,咱们就不会再缺这些东西了。”

????河北之地的盐井和盐矿山其实并不少,原主的记忆中,卢氏就掌管着最大的一口盐井和好几座矿山,其中洺州境内就有一座,经过和苏定方的一些交谈,全方位的了解了洺州城四周的地理情况之后,这座盐矿山的位置,于秋心里大致就清楚了。

????这个时期提炼盐,一般是采用卤盐法或者是煎盐法,而且没有过滤和用炭去毒的工序,导致弄出来的盐杂质较多,还经常会毒死人,那些纯度较低的盐巴,通常会被矿主丢弃,农户们则是将其捡回去做盐布,说白了,就是将这些含有盐成份的矿石与麻布一起煮,然后将这些麻布晾干,上面有一定的含盐量,能煮出咸味,并且无毒,也方便携带,与醋布有异曲同工之妙,甚至,军中会直接将盐布和醋布混合使用,使其即能补充人所需要的盐分,又能起到调味的作用。

????至于精盐,则大多数是由天然纯度较高的无毒盐矿研磨出来的,于秋作为穿越者,掌握了炭能够脱去盐毒这个知识,就能够将那些盐矿主们宁愿扔掉也不愿意下力气煎卤的粗盐矿或者毒盐矿弄回来制盐。

????所以,从最初两次采购盐巴之后,食盐已经不在于秋的采购之列了,现在有了从苏定方那里借来的马车,费点体力和柴火,他就能得到很多的精盐。

????对于秋这句话,李三娘是持怀疑态度了,整个大唐,或者说整个天下,都十分的缺盐,偏偏你这个满是寡妇和孩子的小村子不缺盐,这可能吗?

????倒是于秋大方的将盐拿出来给大家食用这一点,李三娘还是蛮佩服的。

????同样感觉到自己应该努力干活来报答于秋的,还有所有吃到了加盐的青菜汤和糜子粥的雇工们,他们充分的感受到了于秋干活时的身先士卒,和对他们的慷慨大度,这个世界上,上哪可以找到冒雨耕地,给雇工盐的雇主啊!

????村里的寡妇倒是知道于秋有将粗盐巴变成精盐的本事,却也知道,粗盐巴也是需要很多钱买,变成了精盐之后,份量足足少了六七成,于秋没有把这么少的盐变多的本事,所以精盐在大家的眼中也依旧珍贵。

????“秋哥儿,要不后面的地,我来耕吧!”劈竹篾的孙大娘就着青菜汤吃完一个馒头之后道。

????“不行,这地,必须全部由我亲自耕,你劈竹篾的任务也很重要,今后咱们村子里的产业想要发展起来,还需要大量的竹子箱笼和工具呢!”

????闻言,许多村里的寡妇面色一僵,心道:原来秋哥儿冒着冻雨耕地,不是因为他有多勤劳,而是他的怪病又犯了。

????不过,从前几次的事件大家又得出一个结论,当于秋固执的要做一件大家认为是傻事的事情的时候,通常会有神奇的结果出现,已经大致的了解寡妇村的一些过往的李三娘对于可能出现的神奇的结果很好奇,或者说,她开始对于秋越来越好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