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崇祯很年轻,很容易情绪化。王业泰的忠心耿耿,王业泰的不畏艰险,王业泰的心存大志感动了他,便不由自主的许下了平辽总兵的职位掌管东江镇!

????王业泰以不到二十的年龄,也就领过几天兵上过一次战场,便被授予一镇总兵之要职,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对年轻的崇祯来说又算不得什么,他能仅凭五年平辽这个美好梦想便越格提拔袁崇焕为蓟辽总督,给王业泰一个平辽总兵又算的了什么?

????毕竟王业泰有伯爵世子身份,又刚刚立下大功,甚至射杀了建奴贝勒。

????至于朝中官员对王业泰的弹劾,原本说王业泰殴打御史便没有证据,朕已经把他贬到最艰难最危险的地方去了,你们还想怎样?

????果然,随着王业泰被任命为平辽总兵的从宫里传出,朝廷上大部分官员安静了下来。

????人家王业泰已经被撵到了东江那么荒僻的地方,去直接面对凶恶的东虏蛮子去了,再不依不饶的可就有些过分了。毕竟王业泰也不是没有跟脚的人,新建伯王家在信奉心学的官员中地位还是很高的,而且王业泰又有英国公为靠山,又刚立下大功,能获得这个结果已经不错了。

????至于王业泰获得的平辽总兵职位在文官们眼里更算不了什么,说是东江镇,其实就剩下旅顺一隅和海上一些孤岛,而且时刻面临着建奴的进攻,王业泰说是去当总兵,其实和发配已经没有两样。

????御史高捷等还不依不饶,崇祯皇帝雷霆大怒,当廷斥责了他们,说他们无凭无据污蔑刚立下战功的功臣,实乃奸佞。

????高捷等吓得脸色大变,再不敢多言了,现在的皇帝虽然年轻却是敢杀人的主!

????王业泰很感慨,感慨获得东江镇如此顺利,只是一番大话,只是表了表忠心,便获得了崇祯信任,而文官们对自己的弹弹劾被彻底瓦解,从此自己便获得了广阔天地可以卯足劲的折腾。

????不过王业泰高兴没多久,一个人回来了,让他顿时不得不夹起了尾巴,因为此人是他的便宜老爹,新建伯王先通!

????王先通一直在通州带兵,建奴入寇,通州作为京东重镇,是北京重要的粮仓,从大运河而来的漕粮和各种物质都要在通州下船,然后经陆路转运北京。

????所以对北京来说,通州万万不容有失,这一个多月来,通州一直城门禁闭,严密防范着。

????毕竟通州距离北京只有几十里,双方又有信使天天沟通消息,对北京城家里发生的事情,王先通还是知道的。

????而这些天王业泰给王先通的震惊一波接着一波。

????和人赌斗就不说了,王业泰一直秉性如此。可典卖家产捐献崇祯十万两银子获取神机营副将职位之事让王先通无比愤怒。

????愤怒的当然是那十万两银子,新建伯不比其他扎根北京两百年的勋贵,在北京根基尚浅,十万两银子足以使得新建伯府伤筋动骨!

????笨蛋,你想带兵和老子说啊!咱们好歹是勋贵之家,给你在京营中谋取一个位置又有多难?用得着花这么多银子吗?

????若说捐银子给王先通的是愤怒,接下来便是惊喜了。

????永定门城外大战之后,建奴大军离开了北京,北京和通州之间消息互通,然后王先通竟然听说儿子王业泰在和建奴战斗中立下大功!先是以三百神机营击败两百蒙古骑兵,斩首百余,然后三骑闯万军射杀建奴领兵贝勒,解救满桂于灭亡之际。成为了自建奴入寇以来明军最大亮点。

????这,这还是那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儿子吗?他什么时候学得这一身的本事的?王先通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然而消息如此确凿,又是经朝廷渠道传来并非道听途说,王先通也得不信。

????先祖阳明公啊,是您显灵了吗?业泰他终于知道学好、知道上进了!消息确定后王先通喜极而泣,连连冲上苍叩首感谢祖宗庇护。

????接下来王先通一直意气风发处于欣喜状态,直到消息再次从北京传来,王业泰带人绑了定国公世子徐子玉索要九万两赌债。

????孽子啊孽子!王先通愤怒的大骂,随即确定这还是以前那个儿子,惹是生非的秉性一点没变。可是儿啊,定国公是什么人,人家可是三大国公之一,在北京的势力,在朝中地位又岂是咱们新建伯府能比?为点赌债和定国公府结怨真是愚蠢。

????没成想就在王先通决定找借口回北京解决此事时,噩耗再次传来,因为被御史弹劾王业泰竟悍然派人殴打两位御史,惹得朝堂大哗,惹得满朝官员纷纷弹劾。

????那一刻王先通浑身冰凉无比的惊恐,再也顾不得军务,匆匆以押运粮食入京的名义赶回北京。文官们的力量王先通比谁都清楚,得罪了满朝官员,恐怕新建伯府会有灭门之祸!

????“畜生,你做的好事!”王先通一路奔波尚且不知道朝堂发生的最近消息,交卸粮食后立刻回到府中,冲着王业泰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王业泰无辜的眨着眼睛,看着面前熟悉而又陌生的老爹,看着他终于累的闭上嘴巴喘气,这才开口。

????“爹啊,您发这么大火干啥,没啥大不了的啊!”

????“什么?没什么大不了?”王先通的火又被勾了起来:“殴打御史惹得满朝官员弹劾,还没什么大不了的?”

????王先通恨不得拔出腰间的宝剑杀了这个畜生。

????“哎呀,我的爹啊,事情已经解决了啊。陛下已经不追究此事,还委任我为平辽总兵官,负责整个东江镇。所以您不必再担心了。”王业泰笑嘻嘻道。

????“什么?”王先通大惊。

????“唉!”听了王业泰详细解释后,王先通长叹了口气,满是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业泰啊,陛下是因为你忠勇这才不追究您的过错。但东江那是什么地方?直接面对建奴不说,而毛文龙的部下又岂是好相与,一个个和土匪没什么区别啊,你一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哪里斗得过他们啊?“

????毕竟是自己的亲儿子,虽然对王业泰有着诸多的不满,可关心却也是真真的。

????王业泰微微一笑:“爹爹放心,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是朝廷委派的总兵官,难道他们还能吃了我不成?”